金囚

 

任憑蝨子在身上游移玩耍

極盡所能我屈身痴望

陰溽地下道夾雜髮梢的酸腐味

以麻布包裹顫抖的右手

我仔細端詳受凍的深紫指甲與

依附細縫裡黑色的垢

 

「走開啦!」

抬頭,身穿粉紅洋裝的小女孩瞪大雙眼斥責

幼童的天真爛漫因我而瓦解

揮去臉上的水

謙卑承受她贈予的殘酷

 

「勸你找份工作吧」

再抬頭,女人以手塗抹鮮紅唇膏,俯視臥跪的我

高跟裸靴與水泥地打擊出完美

離去步伐和妳的嗓音一樣清脆

我歪頭瞄了一眼失去的左臂

無奈承受妳施捨的勸誡

 

皮鞋與水泥地擦起的清亮聲越響越近

西裝領口飄來一抹古龍

掏出厚實皮夾,你發現只剩一張張金卡

聳肩,輕亮聲越響越遠

我伸手渴慕勾住你曾給的希望

 

腳底與水泥地摩起的沙沙聲越擦越近

是你,我的夥伴

你撈撈今天在車站乞來嘎嘎作響的銅板

賞我ㄧ枚最大、金黃色的那個

 一起走吧,你說

我低著頭感激你賜與的憐憫

收起簡便家當離開這屈辱的地

 

 

---------------------------------------------------------------------------------------------------------------------------------

 

2009年寒流侵襲的冬天清晨,在早餐店外,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位街友向我行乞的眼神,他深層的渴望,哀傷空洞,迫切得痴望迫切得虛無,而我卻對他說「好好找份工作吧!」。一出口立即後悔的我,觀看四周購買早餐的大學生,每個人都和我一樣,裝作沒看見的低頭選購早點....。回到家手裡握著熱騰騰的蛋餅和豆漿,卻遲遲無法嚥下....因為我實在無法忘記那位身體枯乾瘦弱的街友,在寒風中懇求的對我說給我十塊錢吧....我好餓..的眼神。於是我寫了這杜撰的詩,原名為「乞討」,時間緊迫下相當粗糙草率的參加當天就截止的虎尾溪文學獎,亂寫一通當然沒有結果哈哈。現在看到這首詩,重新改了篇名,將一些贅字修改並增加篇幅,算是獻給在寒冬中挨餓受凍的那名街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id 的頭像
Astrid

Nothing

Astr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