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自己點歌 今晚聽Avril Lavigne - Complicated

  人之初 再版了,所以我帶著此版本去聽作者洛心和心理諮商師周慕姿的講座:青春的五十道陰影_我是為你好

 現場周慕姿老師請我們玩一個小遊戲,你覺得別人眼中的你/你希望別人眼中的你是哪一種動物?真實的你又是哪種動物?這些動物有哪三種特質?

 在歷經了林凱沁老師的 走訪童年 九型人格與整合 家庭重塑 ,加上魏雋展老師的動物轉化表演課,這個問題我自己走過一遭,可以說是好不容易快走到終點,但似乎尚未到盡頭!但這種自我特質認知的落差很有趣,於是我超級無敵難得一見的主動舉手發表

 我說:我希望別人眼中的自己是 ,我覺得貓很神祕很酷、很安靜、不管別人只做自己!但我後來卻發現,別人眼中的我,以及真實的我是 ,羊喜歡發摟領導者-牧羊人,羊很溫和、很合群,也就是在乎群體,這兩種動物幾乎是相反的

 我分享完要坐下了,周老師卻問我:「你發現這兩種動物的落差之後,你喜歡真實的自己嗎?

 真是好問題!

 我說:「呃...其實,一開始沒有很喜歡 後來我花了一些時間調整和適應,發現當羊其實很不錯,好處是可以快速地融入群體裏面,也比較被眾人所接受;那麼貓的我行我素,反而會被大家所不喜歡

 周老師說:所以你其實是有當貓的潛質的,但只是你偶包太重,無法讓自己被大家所排斥討厭,所以成為一隻羊囉

 回來後我又細想,其實這個花了一段時間調整的"一段時間",是從無意識到有意識;從有意識到調整期,也花了蠻多年時間

 高中和大學我活成一隻貓,喜歡這首Avril Lavigne 的Complicated,

I see the way you're
Acting like you're somebody else, gets me frustrated
And life's like this  

 沒有偽裝,也討厭別人偽裝,不太顧別人怎麼看自己,人家會說你「酷酷的 「冷冷的」 話題終結者

 但是出社會後,人家說你很親合 很聽話  最可怕最常聽到的是很甜美之我的媽咪啊!

 當人家這麼說,我的OS總是:「你根本不瞭解我!」我甚至會很生氣

 但後來發現「不瞭解我」的人未免也太多?

 然後才懂得,小姐妳在生氣什麼勁?人家沒有義務要了解你,況且,是你自己給人這樣的第一印象!

 我後來才知道,要不是自己給自己的武裝,誰會誤會我呢!

 工作不比上學,我總期待受到同事長官的認可,於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好相處~和顏悅色的人,這可以是一種保護色,也可以是一種社會化的表現

 當我知道這沒啥好生氣,至少在相處之後,一萬個人裡面偶爾有一個人會說:Astrid其實裡面是酷酷的,蠻有想法的。那我就覺得感謝讚美主好欣慰的了。

 我終於開始欣慰之後,帶著自己是隻「披著羊皮的貓」的心態,雙腳踏上一系列走訪童年 九型人格與整合 家庭重塑 的旅程,前後將近一年,才SHOCK的發現,原來我從小就是貨真價實「披著羊皮的"羊"」呀,只是青少年時期走歪了,才以為自己本質是隻貓!

 因此面對周慕姿老師的遊戲和提問,我很誠實地說「花了一段時間調整和適應」,說得可真雲淡風輕!但回想起來,明明曾走過一遭「我才不要我才不要我才不要」的幼稚期啊!

 不過,演講進行到一半時,老師話鋒一轉,又提及了早前玩得遊戲,大意是:其實,剛剛那個女生,也許你有貓的特質,你也有羊的特質,這些都是你,只是在不同的時間顯現出來

 這句話,來得好!

 是的,在我已經完全習慣成自然,不在乎自己是羊還是貓的這一年,聽見了這樣的答案,忽然豁然開朗

 管他是哪一種性格,人本來就是複雜的,羊和貓都是我,而且都是真實的我!

 而且仔細回想,其實貓的性格還是很常出現,只是躲起來不太讓世人看見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id 的頭像
Astrid

Nothing

Astr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