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喝湯,和朋友聊到曾親眼見證產業夕陽西下的具體小景象

  我在某媒體業前後待了五六年,猶記得第一次參加尾牙仍是枚社會新鮮人,員工約莫三十位,我們向知名飯店包下一廳,每人可再攜帶三個家屬前往;當時還規定大伙自己想法子打扮成知名人物,全員票選前三名者,就能得到創意獎的高額獎金!

 而那是個周圍只有一隻小貓想辦智慧型手機的年代,尾牙抽獎第一大禮就奉上在場無人擁有的三星,而二三獎是一萬現金,還有追加驚喜獎iPAD,雖和年薪百萬的大公司相比有如冰山一角,但穿著自製漢堡神偷裝上台領一萬的我,手持紅包袋,眼望台下一群奇裝異服的媒體瘋子,著實目眩神迷

 回想起來,當年親戚一問在哪就職,你只要說:「我是媒體人  就有一陣驕傲微風從耳邊吹過;還能被如同蠟筆小新裡,小白哀求食物時閃爍如星之欽羨眼神給閃到。

 哪知新手上路抽中一萬的隔年,尾牙依舊辦在飯店,但一人可帶三位家屬改為兩位;再隔年,印象中改帶一位;然後,迎接我最後一次參加尾牙的不是飯店,是間公司附近小餐廳,午休時間員工各自步行至會場,誰也不可能帶上誰的家眷我們這次沒包下廳,而是兩張桌子圍一走道上,與樂齡俱樂部之類的團體共用一道,中間架個屏風當作隔音,但不用豎起耳朵就能聽見那頭的吳儂軟語,噢沒有啦,是高聲粗語。啊,當年舞台上的大布幕換成如今屏風旁的小白板,首獎從3C變成七千。其實很感激老闆的誠意和愛員工的心,但回想六年間的轉變,有如親眼見證太陽從東邊下降至西。

 這幾年你說:「我是媒體人。」通常回應都是淡定的「哦是哦。」

 語畢,朋友忽然愁眉苦臉的說:「完全沒想到它也夕陽了...好多產業都要消失了,連小七都開第一家員工無人商店,可能以後我們都沒工作可做了!
 哦我躊躇一秒,前幾天剛好也沮喪的思考著,圖像正夯,懶得看字的你妳你越來越多,文字工作者是否會越來越廉價?
 但下兩秒,我又燃起信心,說,很多工作會消失,但一定也會有非常多產業興起,呃...只要我們反應夠快,就不會被市場淘汰! 
 我馬上解釋,你看我上週搜尋到的資料,鬧鐘還沒發明那會兒knocker-up有多重要?他們會在客戶門口手持長棍
敲擊窗戶 或是用一把射豆槍,把豆子吹到窗邊來把客戶叫醒!還有一種職業叫做「點燈人」,提著長杆把蠟燭放在高高的柱子上照亮市容,難怪古人會說萬家燈「火」;還有古裝劇裡毛骨悚然的三更半夜小心火燭打更人,你看,在當時舉足輕重的行業,現在都以為荒妙了!可他們就算隨著時代式微,一定會有新產業興起承接,比如鬧鐘發明後,是否也需要有人懂得修理有人懂得販售?電燈是否細分小燈泡大燈泡LED燈?

 到處還是缺著人才,只要轉個念便罷了。

 朋友說:「也是...。」但仍有些愁容,也許是擔憂不知何以的未來吧?

 回程路上我滑滑臉書,曾叱吒風雲的它快掛了吧?據說為了挽救人氣,臉書透漏即將改寫演算法,讓使用者的親朋好友更常出現在頁面上,廣告或是粉絲專頁的比重則下降。但,我覺得早在更多年前就做會好一點,既然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還是別做吧,畢竟早前就是因為廣告越來越多,使用者才紛紛棄臉書投IG不是嗎?現在以這方法挽回人氣,成效實在難說。

 然後,滑來滑去發現好多人呱呱呱,旅行青蛙為何倏地爆紅?據說是因為它違反了養成遊戲的習慣,一個你抓不到你弄不懂你猜不透的自由浪蛙,牠越跑你越想牠,也算異軍突起吧

 然後,我又想起其他朋友說的,早期漫畫大家都愛看勇者打魔王;後來演變出另一種漫畫風格,強調魔王其實沒那麼壞,壞的是勇者,大家拍手叫好。但後來這兩種畫風都無法滿足讀者了,於是許多創意穿越竄出頭,例如現代人穿越到遊戲世界去打魔王;例如漫畫裡的人穿越到現代嚇個半死;例如你的名字裡某人一覺醒來靈魂住到另一人的身體;例如逃婚一百次诶?不是漫畫)擲個骰子就可以逃離你不要的人生,穿越到另一個人生場景去。這類劇情其實大家都還沒看膩,相信仍有非常多人期待著無限創意之微穿越故事,但,不得不承認它也有天也會飽和。於是,下一波又會是什麼題材崛起,無人可預知。

 時代更迭,本來就會有許多工作被淘汰,那些危言聳聽地大談即將消失之行業的宣告者,沒有誇大!

 但眾人也莫驚慌,看看knocker-up,看看點燈人,消失就是時代眼淚,應該的

 我們只是剛好處在變化快速的年代,我們只是剛好滑行於急流快速之浪潮上,產業式微的速度比一百年前產業式微的速度快個七十倍!

 所以,我還是把皮繃緊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id 的頭像
Astrid

Nothing

Astr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