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的藝術(一)

基於禮貌,我和你你你都該學傾聽!

 

傾聽這個特質,這五年來讓我深感困擾。
要繼續聽下去嗎?!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就我這樣,但我喜歡/享受/習慣盯著說話者的眼睛,一邊點頭一邊聆聽,一邊同理一邊提問。 
然而,即便出發點是稱讚,這五年卻太頻繁,頻繁到我開始害怕聽人家說:我很喜歡跟你聊天,因為你都會很專心很有耐心的聽我說話。

這句話到底蘊藏什麼危機?
危機慘了!因為我發現自己有時真的無法昧著良心說出:很喜歡跟你聊天」這幾個字。 

起初幾年多感虧欠,我怎麼可以這樣不夠愛與朋友對話呢?
這兩年我卻懂了。

不是我不夠愛朋友,而是這個邏輯實在稱不上完整的。 
連續幾小時,我聽了好多好多好多,朋友抒發完了;我卻攬上朋友的所有情緒,不知不覺把它們背回家,化身為我的沉重思緒之一。

全神貫注的聽,問,聽,問,聽,問,我享受,但我也是非常耗費精神。密集和不同人在這樣的狀態下,彷彿自己被扒三層皮;心裡被挖空;靈魂被吞吃。再加上我的工作之一:採訪也需要如此,因此我感覺,這幾乎是一種長期的精神耗損。

 

我的害怕,來自於精神上再也承擔不起這句實為滿足你心靈的稱讚了。

 

五年間,你你你喜歡和我說話。但我漸漸釐清,你你你喜歡的是被滿足需要的過程,而不是喜歡我這個人。我解決了你你你的問題,當我也想與你你你討論我的問題時,你你你總說:那又沒什麼「吼拜託不會怎樣的啦」嗯嗯點點頭,完後無語沉默;幾分鐘過去,又兜回來繼續關注你你你自己的話題。

我知道大多數的人都關注自己的事,但其實,我關注我自已的事;我只是很樂意的花幾小時,幫助你去關注你的事,但你滿足完需求,卻無法幫助我來關注我的事。如此來去多回,往後,我很難說接下來我會說出什麼,我只好吞回去。 

高中國文老師說過許由洗耳的故事:許由感覺自己聽了不好的事,臨河反覆洗耳。
我倒是不需洗耳,我聽到的不是不好的事,我聽到的都是朋友推心置腹掏心掏肺的心事,我真的樂意和享受。
但我自己的那一塊被挖空後,往往無填滿。負面說法是:覺得自己被善意耗損或軟性利用。利用完,我價值沒了,你你你拍拍屁股掰掰。所以我不臨河,我需要的是浸泡活水,洗滌疲憊心靈。 

 

你常常是最後一個知道細節的人嗎?
傾聽絕對是基本禮貌,否則你會發現人們不願對你說。

當你你你想說: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後,記得,再補上一句:「然後我也很願意聽你說。,這樣會有禮貌許多許多許多。
即便你你你沒有打算聽,這句話已經贏了三分之一。而後的三分之二,若你你你仍漏出馬腳,其實你你你真的只想要站在負責說的那一方,那麼前面塑造的三分之一就會逐漸被銷滅;最後化整為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id 的頭像
Astrid

Nothing

Astr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