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母>

眼神的犀利攻佔
那時妳是傲人的盤旋禿鷹
挾擊
即使大手仍牽著我的小手


歡心討好不了
妳的標準是我爬不完的
階梯
一層兩層
才跨出步伐它又持續攀升
兩層三層四層
即使我的手已經能握緊妳的


青黑色舌鋒
互喝
烙在我右臉的炙熱紅印和妳的手掌響起清亮
於是妳的手不再牽我


我離家遠了。


強勢的鷹逐漸
退去
妳目光趨向柔和
注視沒有人的那張
我房裡的椅子
沒事就回來吧,妳說


我回到那條小巷
看妳


印象中的怒斥

埋進舊家的甕裡
不再隨身攜帶
只保留妳枯瘦的屈膝影子和
臉上的淺淺笑紋 

 

我也
淺淺笑了 

 

 ------------------------------------

 

這應該是2007-2008大二寫的詩,當時為了參加校園虎尾溪文學獎而寫,竟獲得首獎:)

真的出乎意料。現在看看,早和老媽感情超好的我,絕對寫不出來一樣的詩了。

感謝主,現在我們就像老朋友般親暱,雖也會吵架,但家人的包容性總是超越人類想像,

這樣的情誼是23歲以前的我從未幻想過,更不敢奢望的。

而過去的痛苦悲傷,如同這首詩一般,寫完後,故事也就過去了

它們藉著禱告和淚水被釋放,一切關係皆更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trid 的頭像
Astrid

Nothing

Astr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